中国老兵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兵网 > 史料纪实 > 战争历史 > 正文
老兵谈桂林保卫战:血战最后全连只剩下我一人
编辑:高歌 于 2014-06-24 13:45 发布

在志愿者的帮忙下韦万泽(前左)和分别47年的战友相会(资料图)

  开栏语

  每个人、每个家庭的抗日记忆合起来,就是整个民族的抗战回忆。

  在七七事变77周年、抗战胜利纪念日和大屠杀死难者公祭日即将到来的时刻,广大民众也需要汇集我们民间的抗战记忆,纪念我们民族在抗日战争中的牺牲和胜利。本报从今天开始推出大型系列报道“浴血抗日我的亲历——百人讲述烽火岁月”,敬请关注。

  人物

  韦万泽

  简介:韦万泽,1912年生,102岁,广西藤县太平镇表岭村人,黄埔湖南武冈二分校第17期学员。抗战期间曾任高射炮班班长、搜索排排长、步兵连连长。曾参加桂林保卫战、梧州防空战。解放战争后期投诚解放军,新中国成立后定居南宁,在南宁第二糖烟公司工作直到退休,如今居住在江南区菠萝岭颐养天年。

  事迹:参加桂林保卫战,带200名多士兵的加强连防守桂林火车北站,先后击退十多次日军疯狂进攻,战争持续了三天三夜,双方死伤惨重,突围到临桂已是九死一生,整个加强连只剩韦万泽一人。

  2014年6月5日,江南区菠萝岭一栋普通民宅里,102岁的韦万泽从沙发缓缓起身,目光由远到近,最后落在墙上的老照片上。相框里,相片色彩从黑白到彩色,少年逐渐长成老者,不变的是主人公始终目光炯炯,神情烙印着岁月沉淀下的坚毅。

  彼 时,九一八事变的炮声犹如在耳。“没有国就没有家,去吧,孩子,赶走日寇再回来。”那一年,19岁的韦万泽背起行囊离开故乡藤县,毅然加入到抗击日寇的大 流中。烽火战乱,出生入死,桂林保卫战中,200多人的加强连,到最后,只剩他一人。和平年代,尘封的记忆开了闸,老人时常喃喃自语,转而又潸然泪下。

  少年毅然从军抗击日寇

  时光倒回到1931年的中国。同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在东北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自此全面发动侵华战争。东北同胞水深火热,千里之外的南疆,悲恸同样在蔓延。

  彼时,韦万泽还是梧州藤县的一名学生,从报纸上得知日寇罪行,他愤慨地加入到游行的行列。回家后,他和太公(祖父)说,“如今日寇占领了东北三省, 野心很大,看样子要南下灭亡中国,为了不当亡国奴,我要去从军,拿起武器,驱除日寇,保国卫家”。其太公是行伍出身,深明事理,又说:“外虏入侵,国家有 难,没有国就没有家,青年人应该承担起责任,去吧,赶走日寇再回来。”韦万泽听罢默默点头,背起行囊,匆匆告别家人,徒步前往梧州。这一年,他19岁。

  韦万泽随身带着一包米饭,饿了就吃一口,不舍得多吃,到了梧州应征后,被分配到广西柳州航空学校,在高炮队第五队当学兵(当时航空学校共分为四队和一个直属 队,另在桂林、梧州和南宁各设一个队)。在航校学习一年多后,由于日寇入侵,前方战事紧张,学员在1938年8月底提前结业,被紧急派遣到梧州高炮部队, 因表现突出,韦万泽被任命为高射炮班的班长。
 

  九死一生成长为军官

  日寇的野心在疯狂滋长,敌军的战机开始盘旋在南疆上空,不屈的国人,用灵魂守护家园,用血肉之躯,保卫每一寸故土。

  1938 年9月,日寇飞机轰炸梧州城,高炮部队在云盖山进行顽强回击。日机在梧州上空盘旋十多分钟,扔下不少炸弹,城市顷刻满目疮痍。在回击中,韦万泽负责指挥阵 地防守的四门高射炮,先后打中了两架敌机:一架掉在广东肇庆县(今为肇庆市),另一架掉在了封开县。战斗中,山头的松林几乎被炸断炸翻,士兵被炸得血肉横 飞,几十个人伤亡惨重,损失大半,高射炮也被炸坏了两门。尽管头戴着几斤重的纯钢头盔,但韦万泽头部还是被弹片所伤,血流满面,他坚持指挥剩下的两门炮, 又击落一架日机后,韦万泽昏倒在阵地上。

  回忆往事时,韦万泽下意识地摸了下当年受伤的部位,时至今日,他的头上还隐约可见当年留下的伤痕。

  第二年,伤好后的韦万泽,被保送到黄埔军校湖南武冈分校学习,成为黄埔第17期二大队的一名学员,全面学习政治文化、战术指挥、密位测绘理论、骑兵训练以及侦缉、捕俘等十多门课程。三年多军校学习毕业后,韦万泽被分配到广西三十一军一三一师。

  血战最后全连只剩一人

  从军多年,历经大小战役无数,但桂林保卫战,是韦万泽心中永远的痛,这是他经历过的最悲壮的战斗。200多人的加强连,到最后,只剩他1人。

  1944 年8月,在龙州三十一军直属搜索营任排长的韦万泽,调到驻守桂林的一三一师三九二团当连长,参加保卫桂林的战役。当日寇从湖南开始入侵桂林地区后,韦万泽 和士兵在风洞山、溜马山和老人山一带,拼命阻击从长沙方向拥入的日军,双方死伤惨重,遍地都是尸体和血迹。最后,随着日军大量拥来,出击的部队只能退守桂 林城。同年10月底,韦万泽带200多士兵的加强连,防守桂林火车北站,士兵高喊“兄弟,来世再见!”先后击退十多次日军疯狂进攻。

  当时 桂林已渐渐入冬,还飘起毛毛细雨,气温逼近零摄氏度,守军虽然身穿棉衣,但都全身湿透,瑟瑟发抖。不过,没有一个人退缩,始终坚守在阵地上。大家吃生硬的 炒米,用帽子接冰冻的雨水喝,等待反击的绝佳时机。战争激烈,突围难度之大,还是出乎意料。日军的碉堡防不胜防,韦万泽带着连队前进,敌军碉堡里机枪喷出 的火花压制得队伍根本无法前进,40多个弟兄在冲锋的瞬间倒下了一大片。等到韦万泽停下来整理队伍的时候,只剩下5个人。

  韦万泽把剩下的5个人聚集在一起,采用匍匐的方法,一个人推着另一个人的脚后跟往前挪。等挪到日寇的碉堡前,他们瞅个空当,向里面扔了几个手榴弹。碉堡里的枪声顿时哑了,韦万泽上前查看后发现,让他们死了几十个兄弟的碉堡里只有3个日本鬼子。

  更意想不到的是,后来他们又遇上了两处日寇的关口,士兵退守岩洞里,日寇用火熏,用炸弹轰炸,等全部过关突围到临桂时,整个加强连就只剩下韦万泽一人了。

  韦万泽忍住满腔悲痛,沿路北上寻找大部队。经过村庄,老百姓捧出家里仅存的食物供他果腹。 想起牺牲的弟兄,遥望满目疮痍的家园,再看眼前这些处于水深火热的同胞,韦万泽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眼泪直流。往后,他辗转长沙、武汉,经南京到上海浦口,终于与部队重逢。这时候,日本投降的喜讯传来,满脸胡楂的韦万泽蹲在地上痛哭不止,这一次,是喜极而泣。

  新中国成立前夕,韦万泽拒绝随部队前往台湾。“我要回家乡,我要追随共产党。”南下的轮船缓缓抵达香港,韦万泽借道广州回到南宁,彼时已是1949年7月, 经历了战乱的南宁尽是沧桑,但民众坚信,这已经是黎明前的黑暗。1949年12月,南宁城迎来解放,和这座城市一样,韦万泽的生活也翻开了新的篇章。

 

 

 


文章来源:周志英
Copyright © 2010-2014 中国老兵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一路高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策划运营
ICP证:苏B2-20060051 苏ICP备09091172号
技术支持:软月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