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兵网老兵看天下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兵网 > 老兵看天下 > 老兵资讯 > 正文
抗战老兵施宏杰:吃米糠、睡草窝 照样打胜仗!
编辑:军士长 于 2017-09-22 12:53 发布
( 已有 次阅读 )
 
    “军民团结一条心,筑成一条铁长堤……”19日下午,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下,92岁的抗战老兵施宏杰唱起了当年在部队学的革命歌曲,虽然有很多歌词已经记不住了,但老人还是坚持唱完,收尾时还握紧拳头做了一个动作。他说:“在那么艰苦的日子里,我们吃不饱穿不暖,但精神上富有,就凭着这种劲头,我们打了胜仗,保家卫国。”
    施宏杰的家在宿豫区大兴镇同心村,70多年前他就是从这里走上革命道路的。施宏杰的父亲是做药材生意的,子女都识字,到施宏杰19岁时,他的两个兄长都已经参军了,家里只有父亲一个壮劳力。“当时,我是儿童团团长,经常参与站岗放哨,区里的秘书推荐我上抗大,我很想去,就跟父亲商量,父亲很为难,因为家里的活他实在做不完,加上我大嫂突然得了重病,我就决定放弃上学,去部队把我大哥换回来。”施宏杰就这样报名参加了新四军,换大哥回来照顾家里,那一年是1944年。
    到部队后,施宏杰被分到宿迁警卫队二连。由于他识文断字,非常活跃,就被连队领导抽调去做通信员。1944年冬天,他为了完成一封秘信送传任务,深夜经过马河河坡时,由于坡陡路滑,一不留神,滑入3米多深的河里,之后病了好几天。病倒的施宏杰吃到了部队专门为伤员准备的米粥、鸡蛋,“真香啊,因为平时我们吃的要么是杂粮面,要么是掺了米糠的稀饭!”这让施宏杰至今记忆深刻。
    从军的苦远不止这些。施宏杰记得,1944年12月,他们连队为了执行任务,从盐城出发一直跑到连云港。“那时候,天上下着鹅毛大雪,根本看不到路,我们深一脚浅一脚,没有人说话,就这样整整跑了一天两夜。大部分战士穿的是草鞋,半路上就跑坏了,赤脚走,脚都冻坏了。”施宏杰的大脚趾头至今都没有知觉。那次执行任务,冷不说,还挨饿。所带的一点炒面仅够吃两顿。到了目的地,天还没亮,为了严格遵守纪律,休息时间不能敲百姓家的门。大家就扒开百姓家门口的草堆,三人一组,窝在草堆里休息两三个小时,等天亮就又转移了。
    在抗日战争的最后几个月,施宏杰开始做后勤工作,部队已经转移到陇海线附近。1945年,施宏杰所在连队接到任务,在陇海线一个叫徐塘(音)的地方阻击一列火车,车上有50多名日军和上百名伪军。由于人少,不能硬拼,连长让战士们在铁轨上铺麦秸秆想让火车打滑脱轨,结果成功了,火车停了下来。“有刺刀的跟我上!”连长大喊一声,所有带刺刀的战士三人排成一排,上火车,跟日本鬼子拼。这时,施宏杰也拔出刺刀冲了上去,但还没跟日本鬼子打起来,就被指导员拽下火车,命令他立刻送信求援。
    施宏杰冲下火车就往部队主力方向赶,他说:“在我身后肉搏战已经开始了,我能听到声音,但是我不能回头,必须赶快送信,要不然我的战友就可能负伤、阵亡。”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司号员,立即让他吹号报信,没几分钟,施宏杰就听到远处传来另一声号音,司号员告诉他,主力部队马上就到。几分钟后,我军的一个营赶到,随后,迅速取得了战斗胜利。
    1946年,施宏杰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至今他还记得是指导员李子明带着他宣誓的。入党后,施宏杰更是严格要求自己,积极从事部队筹粮工作,夜以继日、不辞辛苦,最终因劳累过度,染上了黑热病。部队无药治疗,根据上级要求,他被转送到地方医院治疗,但一直没有治好,回家后在父亲朋友的帮助下,用了近一年的药才康复。
    退伍返乡后,施宏杰时刻不忘自己党员的身份,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他的身影,并一直坚持到现在。最近老人还给家人立了一份遗嘱,自己去世后不用棺材、不用乐队,丧事操办一切从简,移风易俗从自己做起。(宿迁网)

文章来源:中国老兵网
Copyright © 2010-2014 中国老兵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一路高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策划运营
ICP证:苏B2-20060051 苏ICP备14061027号-1
技术支持:软月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