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兵网老兵看天下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兵网 > 老兵看天下 > 国际新闻 > 正文
旧疾未愈新冠又起 “美国梦”为何成了“美国病”?
编辑:军士长 于 2020-12-30 11:52 发布
( 已有 次阅读 )
    2020年,美国民众所听到的关于自己国家的描述,仿佛出自两个平行世界。
  政党大会上,共和党所认为的“积极而光明”的美国——疫情在消退、经济正复苏、系统性种族主义并不存在;而另一边,则是民主党描绘的处于“黑暗时期”的美国——疫情肆虐、经济下行、反种族歧视活动席卷全国。
  “美国梦”和“美国病”,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美国?
  “美国病人”“高烧不退”
  12月初,内华达州新冠急救医生雅各布?基伯曼的一张自拍照,在美国引发巨大争议。
  秋季开始,这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接近满员,只好将地下停车场临时改造成病房。而患者转移进来前,基伯曼以未拆封的呼吸机为背景,拍了张照。
  未曾想,照片一经发布就被阴谋论者锁定,成了所谓“新冠疫情是骗局”的“铁证”:“没有病人!”“假医院!”……指责声一浪高过一浪,就连总统特朗普也曾在社交媒体上转发这些谣言。
  这一事件,只是“美式抗疫”乱局的缩影之一。
  “美国防疫几乎落后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不仅自由派媒体代表《纽约时报》发出如此指摘,连一向保守的福克斯电视台,也公开指出了特朗普宣传用羟氯喹治疗新冠的巨大风险。特朗普却回怼道:“福克斯不再是以前那个福克斯了”。
  如今,确诊数字一路激增之际,美国两款疫苗终于获批上市。新的矛盾接踵而来:一边是富商名流争抢优先接种,一边是医护人员抗议疫苗分配不公;一边是运输、保存不当致大批疫苗报废,一边是疫苗接种者现严重反应,民众接种意愿低……
  “当我意识到,很多美国同胞把自私看得比社区重要,把权力看得比正义重要,把煽动看得比科学重要时……我的美国梦就破灭了。”在《纽约时报》一篇题为《美国梦的讣告》的报道中,一名受访者哀叹道。
  政治极化“久病不愈”
  而“美国梦”的构建者,华盛顿手握权柄的决策者们,在2020年的多场“大考”当中,又交出了怎样的成绩单?
  反种族歧视浪潮席卷全美之时,民主党批评特朗普激化矛盾,特朗普则指责民主党州州长“无能”;大法官金斯伯格逝世后,由特朗普提名的继任者巴雷特,未获得任何参院民主党人的赞成票;就连邮政改革也沦为斗争“道具”,两党提前就此上演选票争夺战。
  在最需要跨越政治分野、团结社会抗疫的关键时刻,两党也未放下分歧,而是大打“口水仗”。“美国政府不作为,把保持经济增速……看得比国民健康更重要,将疫情政治化了。”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研究员刘卫东指出。
  美国政治极化的源头,或要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发生的文化内战,其后,前总统克林顿的弹劾案,让两党针锋相对更甚;而到了奥巴马时代,党派分歧已十分严重。智库皮尤研究中心称,“美国相对僵化的两党选举制度,将一系列合法的社会和政治辩论,分解为一条单一‘战线’”,突出了分歧。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指出,美国的政治极化,“与选民群体的碎片化,以及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国内不同利益群体的重整有关”。
  他进一步分析称,“在美国的选举政治当中,一些政治人物为了满足自己选区选民的需求,而提出和支持许多极端主张。不同极端主张的对立,就越来越严重。”部分政治人物缺乏责任意识,通过制造分裂对抗得势,成为一种惯用手段。
  此外,美国公共广播电台播出的一部纪录片《美国的大鸿沟:从奥巴马到特朗普》几乎断定,这种分裂,将无法修复。
  抗疫与抗议贯穿这一年
  政治极化加深了社会矛盾和对立情绪,“抗疫”和“抗议”两个词,贯穿了美国的这一年。
  距离非裔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喊出“我有一个梦想”,已过去57年。然而,在2020年的美国,无论是教育、工作,还是公共利益甚至是最基本的生命权方面,许多非裔的处境仍如履薄冰。
  从遭警察“跪颈”死亡的非裔男子弗洛伊德惊惶喊出“我无法呼吸!”,到成千上万抗议者挥舞标语牌,嘶吼“黑人的命也是命”,非裔族群的奔走疾呼,与150多年前那个沉默的时代相比,又有何区别?
  《大西洋月刊》“新冠跟踪计划”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美国有超5万名非裔人士死于新冠,死亡率是白人的1.7倍。英国《金融时报》直言:“没有什么比疫情下的生与死,更能体现美国人的肤色差异。”
  被种族主义伤害的,不仅是非裔。调查显示,自疫情暴发以来,公众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歧视现象,越来越普遍。近三成亚裔美国人表示,他们曾遭受过种族歧视或嘲笑。
  美国本身就存在根深蒂固支持白人至上主义的群体,而当下,因为社会内部还存在就业、经济等问题,种族问题不但没有缓解,反而加重。李海东分析道。
  刘卫东则指出,在种族歧视的问题上,特朗普政府表态总是“模棱两可”。弗洛伊德事件中,其没有重点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而是谴责打砸抢等行为,这也产生了一定的舆论导向,影响美国社会。
  “没有办法去解决”。刘卫东说,尽管美国法律上不再存在种族歧视的内容,但现实中,很多隐性歧视已成为既定的观念。
  治疗“美国病”,得开什么药?
  对内,特朗普政府强势应对反种族歧视抗议,在疫情问题上枉顾科学;对外,则拒绝承担大国责任,屡次“甩锅”,甚至把矛头指向全球抗疫的中枢指挥世卫组织。
  特朗普称,是世卫组织的“错误导致那么多人死亡”。问责、要求改革、威胁“断供”,最后,一句不提美国拖欠的巨额会费,决然“退群”。
  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与合作中心研究员麦格克指出,中断缴纳世卫会费,其实是美国当权者软弱、恐慌,和因抗疫不力寻找“替罪羊”的表现。
  过去一年,特朗普政府在外交政策上,延续了“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理念。退群、制裁、撤军……仍是其外交政策的主要标签。
  仅在2020年,美国就先后退出了《巴黎协定》、《开放天空条约》等重要国际组织和条约;加快从阿富汗和索马里撤军,继续在军费分摊问题上向盟友施压;对伊朗、俄罗斯等,则继续祭出制裁大棒。
  美国的外交理念一直在所谓的自由主义、国际主义,以及单边主义、孤立主义这两极之间“回摆”,今年也不例外。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孙成昊对中新网表示。刘卫东也认为,特朗普比较看重眼前利益和美国的单边利益,所以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然而,随着四年一度的大选接近尘埃落定,民主党人拜登入主白宫后,美国可能又会回归到多边主义上来。拜登计划重回《巴黎协定》等多边协议和国际组织、加强同盟间协作,强调软实力和巧实力等,争取让美国“重新成为世界领袖”,两位专家分析道。
  2021年,美国能否如拜登所希冀的那样被“治愈”?不妨听听法国《费加罗报》的建言:当务之急,是要“让美利坚再次成为合众国”。
文章来源:中国老兵网
Copyright © 2010-2014 中国老兵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一路高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策划运营
ICP证:苏B2-20060051 苏ICP备14061027号-1
技术支持:软月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