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兵网老兵防务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兵网 > 老兵防务 > 中国军事 > 正文
中国驻叙使馆雇员被策反 欲在馆内安装炸弹
编辑:李厘 于 2013-09-09 14:12 发布



特警在使馆车辆外出办事前进行安全检查。

        两年半的烽火导致叙利亚超过10万人死亡,200万人沦为异国难民,500万人流离失所,但在叙利亚的近2000中国公民无一伤亡,个人和企业投 资没有遭到太大损失。这一切都与中国驻叙利亚外交官的努力分不开。近日,《环球时报》记者专访了仍在坚守的中国驻叙利亚大使张迅及外交工作人员,听他们讲 述两年半来频频与炮弹“擦肩而过”的生死亲历,遭遇反对派“潜伏”的惊险一幕,以及如何将在叙中国公民一个不落地安全撤离的故事。

        跟炮弹擦肩而过是家常便饭

        “这些弹片是今年7月迫击炮袭击留下的。”张迅大使手里摊着三块边缘尖锐、分量不轻的弹片,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那发炮弹落在离使馆大楼 不到10米远的地方,将一棵树生生削断,然后砸进使馆后面的游泳池里,楼道多块玻璃被震碎,弹片飞到我办公室阳台的铁栏杆上,留下了几个眼!”“这是大使 馆第三次遭到如此近距离的迫击炮袭击。”

        使馆领事事务负责人方敏告诉记者:“作为外交人员,实地调研,处理事务的工作性质就决定大家常去被反对派武装视为重点攻击目标的政府机构”。前 不久方敏去叙利亚公交总公司交涉中国公司利益的事,该公司离交火最激烈的地区不远,他刚从那里办完事出来,身后几米外就发生剧烈的爆炸。

        “确实,我们每天都得出去三四次,每次去的都是敏感而危险的地方,”张迅大使坦言:“越危险越得出去了解情况。我们经常跑总统府、总理办公室、 国防部、外交部和复兴党总部,而这些地方都是反对派攻击的重点目标,我见过的叙国防部长后来就在他的办公室里被反对派炸弹炸死;我到外交部去,外交部长秘 书指着窗户说: 狙击手瞄着窗户打,子弹打到了我背后的墙上! ”

“心理压力很大,”张迅大使很坦诚地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与伊拉克有相对安全的 绿区 不同,跟阿富汗相对明显的战区也不一样,大马士革的反对派迫击炮攻击没有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意味着时刻都处于危险中。”

        在张迅大使办公室里,椅背上的防弹衣,墙边的卫星应急电话与头盔,茶几下已经开封的防毒面具,以及卧室床头柜上一把子弹上膛的手枪都显 示出这里的外交工作环境非同寻常。事实上,危险恶劣的环境已经让多数国家驻叙利亚的外交官全部撤离。“现在仍坚守在大马士革的只有中国、俄罗斯等10多个 国家的外交人员。”

        反对派“潜伏”使馆企图搞爆炸

        由于中国、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所持的“坚决反对外来军事干预”和政治解决危机的一贯立场,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多次公开恐吓,并企图袭击 中国使馆的目标。去年,在阿勒颇的叙“自由军”一名旅长曾公开称要袭击中国驻叙大使馆。张迅大使说,“我们接到过多次恐吓和试图袭击我们的情报。

        “最惊险的是今年三四月份,”张迅大使透露,“叙利亚反恐情报机构向我们通报称,使馆一名叙利亚雇员2月前往约旦时可能被反对派策反, 有对中国外交官不利的企图。”大使馆赶紧对数名雇员进行情况摸底,结果发现一名叫巴赞姆的司机几个月前曾请假外出,回来后行为有些反常,他常待在使馆里不愿外出,对其他叙利亚同事也有躲避行为。几天后,这名司机被叙反恐安全人员逮捕。他后来承认,他确实是在约旦时与反对派武装挂上钩,然后回国继续在中国使馆潜伏,伺机在使馆车辆里安装爆炸物。

        方敏说,“随着风险增大,周边不确定性也在加大,我们也在加强防范力度。”中国政府调派精锐特警进驻大使馆执勤,这是继中国驻阿富汗和伊拉克大使馆之后第三个派驻本国武警加强安保的中国外交机构。

        坚守到最后一个中国人撤出

        在2001年叙利亚全国动荡之前,中国在叙利亚的公民约有2000人,既有中石油、中石化、华为等大型国企派驻的员工,也有在叙投资做 生意的商人,还有部分留学人员和嫁给当地人的中国公民。而目前,除了坚持留在叙的不到20名中国普通公民外,绝大部分人早已悄然安全转移。一位仍留在叙的 中国人感慨,“悄然间,中国驻叙外交官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撤侨工作,与菲律宾和马来西亚仍有大量公民被困,俄罗斯最后时刻被迫动用军舰冒险撤侨完全不同。”

        “针对不同的人员与情况,使馆从2011年5月起开始撤离在当地的中国公民。”张迅大使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对于一些大型公司,使馆 每个月都会把公司老总叫来通报最新局势,商量员工撤离方案,同时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几个大公司在当地的投资基本上已经收回,没有因为人员撤离而造成太大 损失。”对于合同未到期的中资项目,中国使馆则与叙内政部反复沟通,促其加强对中国员工的警卫保护。

        “2012年6月的一天,我在与叙利亚朋友一起吃饭时偶然得知,阿勒颇水泥厂发电厂内居然有30多名中国员工。”张迅大使对记者谈到一 起至今仍让他心有余悸的事件,“此前这个项目是中国公司负责建造的,但早就撤离回国了。而水泥厂的法国老板不甘心停厂的损失,擅自委托四川一家劳务公司, 对中国技术人员许以每月2000至3000美元的优厚待遇,绕过中国合法途径,将他们从中国弄到阿勒颇。”张迅大使立即派两名外交官冒险前往阿勒颇水泥 厂,与法国老板和叙方反复交涉,让所有中国工人于7月之前撤离回国。“7月刚过,阿勒颇局势急转直下,”张大使说:“反对派武装与政府军在当地展开激战, 连当地人都被困住。”

       “两年中,在叙利亚的中国公民没有一人死伤,公私财物也没有太大的损失。”张大使感慨地说:“与局势突发迅速大规模撤侨不同的是,叙利 亚中国公民的撤离所要考虑的因素不尽相同,原则是:既要保证中国公民的人身安全,又要最大限度地减少因为撤离而造成的损失,同时还要考虑到政治敏感性。”

        一旦美国发动军事打击,中国外交官是否还会坚持?方敏表示:“我们外交官一定会坚持到最后一位愿意撤离的中国人撤出为止。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一些在叙中国公民,特别是嫁到叙利亚的中国人可能护照都已失效,但我们也会为他们提供帮助。”

       “留守外交官都是男子汉”

       “很感谢我的勇敢团队,”张迅大使感慨地说:“尽管使馆里多数是年轻人,之前没有经历过这种危险的战争环境,但大家都顶住了压力。”

       “欠家人太多,让家人担惊受怕。”方敏说,他和同事们对家人都怀有同样的内疚:“没有家人,在这里的心理调节就得靠自己了。”使馆厨师 肖长生有高血压,原本可以回国休假,但他主动要求留下来,为留守外交官们做饭。肖师傅说得很朴实:“留守外交官都是男子汉,没家属在身边,工作任务又重, 让大家吃好,能为他们减少压力。”

       在采访中,张迅大使向记者展示他的“阳台菜园”:“这既可以给大家口福,又可以调节心理压力。”在张迅大使的阳台上,他亲手种的丝瓜、小白菜、苋菜等长势旺盛。记者在参观菜园时,隆隆的炮声震得耳膜嗡嗡作响。

       “大使馆每周还有一项雷打不动的活动——篮球赛,这是大使亲自组织的。”一名常驻大马士革的中国媒体人士告诉记者:“把留守在大马士革的外交官、记者和其他中国人组织起来,一方面及时沟通情况,另一方面也舒缓紧张情绪,这是大使一举两得的考虑。”


文章来源:未知
Copyright © 2010-2014 中国老兵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一路高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策划运营
ICP证:苏B2-20060051 苏ICP备14061027号-1
技术支持:软月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