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兵网老兵防务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兵网 > 老兵防务 > 中国军事 > 正文
解放军清一色女哨兵坚守海防线 最小年龄仅17岁
编辑:李厘 于 2013-09-08 10:56 发布



女哨兵在观察海情。


  南安市石井镇,是大陆距离台湾最近的乡镇,与金门仅有6海里之遥,为南安唯一的出海口。

  设立于上世纪60年代的奎霞和石井哨所,是南安的两个海防民兵哨所,就位于石井镇。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从最初的男女哨兵混搭到现在清一色的女哨兵,经历了50多年的风风雨雨,这两个哨所依然耸立在东南沿岸的海防线上。

  女兵“当家”

  “小时候家里穷,几个兄弟姐妹都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当年的奎霞哨所女兵许梅鹊回忆往昔,“可是,哨所就不一样,里面有电视看,有单人床睡,还有粮票拿。”

  1979年,怀着对哨所“优越”生活环境的憧憬,刚刚高中毕业的许梅鹊走进了向往已久的哨所。直到1985年,许梅鹊通过招考,离开奎霞哨所成为了石井镇政府的一名基层公务人员。

  “当时是男女哨兵混搭,两个哨所共有男哨兵20名、女哨兵10名。”许梅鹊感慨地说,“进入本世纪以来,男哨兵越来越少,直到2009年,就只剩女哨兵了。”

  驱车10分钟,我们从石井镇政府来到奎霞哨所。站在奎霞哨所的走廊上,向外望去,眼前尽是一片湛蓝的天空和水波荡漾的大海,港湾停泊着十来艘渔船,在海风的吹拂下,随着海浪轻轻摇晃。

  “我是去年10月份进的哨所,来这里快一年了。”潘宝蓉说,“我从小就向往军旅生活,喜欢穿军装的感觉。”

  潘宝蓉是标准的90后,大专毕业后,去了深圳一家公司从事会计工作。1年前,潘宝蓉通过招聘考试进入了奎霞哨所。“不到1年时间,潘宝蓉就当上了哨长。过去,可要花上四五年甚至七八年的时间才能当上哨长。”石井镇武装部副部长苏招进说,“现在,这些女哨兵都比较年轻,提升速度比较快。”

  今年4月,哨所又招进了11名新兵,都是清一色的90后女兵,最小的才17岁。“这次有七八十人前来报名,大多是父母陪同前来。”苏招进说,“在当地家长看来,哨兵这份工作虽然艰苦,工资也不高,但是,哨所里的准军事化管理,比起社会上的灯红酒绿,更让他们感到放心。”

  “在学校念书的时候都是住在家里,什么事都由爸妈包办。在哨所里,买菜、做饭、洗衣服,都是自己动手。”一对90后姐妹花郑美绿和郑茹红羞涩地说,“这里真的很锻炼人,生活上更加独立了。”

  白天训练跑步、队列、匍匐、格斗等基本技能,晚上学习地图识别以及基础理论知识,这些功课就是哨兵们每天的生活全部。除此之外,哨兵们还要定期接受严酷的实战检验。

  5月初,女哨兵在驻南安某部队集训了10天,备战5月底泉州军分区举办的哨兵比武大赛。10天后回到哨所,女兵们在水泥地上继续加紧训练。“磨破了皮,伤口处涂上药水,包上纱布,第二天接着继续训练”,不到2个月的时间,这些90后女兵的手腕、手肘和膝盖上添了一道道伤疤。

  “这场哨兵比武大赛,共有8个哨所参加比赛。奎霞哨所得了第一名,石井哨所拿了第三名。”石井镇武装部部长王泽锋高兴地说,“这是南安海防民兵哨所第一次获得第一名,是这些女兵们刻苦训练得来的。”

  全国民兵预备役工作先进单位、南京军区基层民兵建设标兵单位、省军区民兵工作先进单位……在奎霞和石井哨所的荣誉室里,摆放着几十项国家级、省级和市级表彰奖状,这是几代哨兵半个多世纪以来共同积攒的成绩。

  海防哨所是海防前线的“耳目”,过去,海防民兵主要负责参与打击走私、海防管控等任务。如今,随着两岸关系的缓和,哨所的职能也在悄悄发生改变。“在人员配置上,哨员换成了女兵;在日常职责上,还担负起协助当地有关部门维护治安的任务。”王泽锋如是说。

  2011年,石井镇政府为哨所配备了两辆电动巡逻车,用于日常治安巡逻。

  “刚开始,附近的居民不了解,看到巡逻车开过,会在背后指指点点。”石井哨所哨长蔡美仁委屈地说,“说我们只是开着车做做样子,根本干不了什么实事。”

  可是,不到2年时间,女兵们就用实际行动赢得了群众的认可。
文章来源:福建日报

Copyright © 2010-2014 中国老兵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一路高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策划运营
ICP证:苏B2-20060051 苏ICP备14061027号-1
技术支持:软月互动